我们和李宇春聊了聊,数字专辑和互联网到底给音乐产业带来了什么
  • 2017/01/08 13:02
  • 编辑:黑科技
  • 浏览:211
摘要: 李宇春认为,数字专辑是随着互联网的崛起,更多年轻人的一种消费习惯,就像我们购买游戏一样,大家为什么不能购买数字音乐呢?尽管大家还没有完全的适应这样一种消费习惯,但已经有一个不错的开始了。

版权和数字音乐专辑,是2016乃至过去三年数字音乐厂商们的关键词。

因为版权,QQ音乐与被微信封杀的网易云音乐和好、并多次转售上万首歌曲的音乐版权;因为版权,腾讯和阿里在音乐方面赌气买买买;因为版权,QQ音乐和海洋音乐集团合二为一,结束了数字音乐平台多方争霸的混战。

同样,也因为版权,数字专辑和付费下载成为数字音乐平台的几乎唯一的曙光。

作为音乐产业正版化的推手和数字音乐平台的主要商业模式,各大音乐人和音乐平台都开始尝试付费数字专辑,单就QQ音乐而言,其从2014年至今为近40位歌手发布过数字音乐专辑,销量实现了近150%的增长。

1月4日,QQ音乐对外宣布李宇春的数字音乐专辑《野蛮生长》销量突破650万张,这是中国数字音乐史上第一位字音乐专辑销量突破650万张的歌手,而其总销售额达到了3200多万元,历时220天。上一位达到3000万销售额的歌手是周杰伦。

QQ音乐为此甚至召开了“庆功宴”,来纪念这位粉丝经济代表之一的女歌手的强号召力。

毫无疑问,付费音乐已经成为数字音乐产业的趋势之一,但问题在于,用户的消费还远未形成,撑起这些歌手数字专辑销量的可能更多的是粉丝行为,钛媒体前文曾以《周杰伦的床边故事》为例进行过试验:为了促进销售,QQ音乐甚至推出了“铭牌升级”活动来鼓励粉丝进行重复购买。

好的一点是,数字音乐的形式正在被越多的人认可和接受,作为歌手来说,“唱片已死”,在网络时代他们同样需要更加“互联网”的方式来展示和传播自己的作品。而李宇春对数字音乐专辑的作用也表示了肯定,她认为,互联网正在帮助音乐产业进行变革,而在这场变革中,音乐产业也正在逐渐的复苏。

作为选秀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女歌手,李宇春在音乐上对互联网的拥抱也还算深入。从去年起,她连续尝试过多场线上的演唱会直播,今年还联合乐视音乐办了几场巡回演唱会,甚至还曾在MV中融入了VR技术。

因此,在这次庆功宴之后,包括钛媒体在内的几家媒体也和她聊了聊音乐人对于数字音乐专辑的看法,以及互联网到底能够给音乐产业带来什么?

关于数字专辑

A:作为经历过实体唱片时代的人来说,相比于实体专辑,您是怎么来看待数字专辑和音乐付费产业的?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改变吧,我是一个从买卡带的人逐渐成为买CD的人,之后虽然也尝试过数字专辑,但始终没形成一个产业。从去年开始我尝试了用全新的数字化的形式来发行专辑,我觉得算是有实验性和创新性的。

我经历过的时代,也是从音乐行业非常繁荣,然后到很多唱片店关门,比较萎靡的一个状态。到今年,除了数字音乐专辑,我还参加了很多音乐节,我对今年音乐行业整体的一个感受,是觉得整体都有复苏的迹象。

A:复苏是因为数字音乐专辑的崛起吗?

不仅仅是,记得好几年前有人问关于音乐行业的不景气,有人说行业已死,但我觉得音乐是不会死的,因为人们对于音乐的需求和热情不会改变,可能说会需要新的形式、新的模式需要革新,我觉得它正在渐渐出现。

今年不仅是我自己发布数字专辑,我同时也会买一些数字专辑,包括李志、以及我自己喜欢的一些音乐人的作品。

A:做数字音乐专辑和做实体专辑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对于这个产业的发展,您个人的判断是什么?

我认为还是消费习惯的不一样,其实我现在也保留着购买实体专辑的习惯,我会觉得可以保留下来,有收藏的价值。但是数字专辑是随着互联网的崛起,更多年轻人的一种消费习惯,就像我们购买游戏一样,大家为什么不能购买数字音乐呢?

我觉得这是一种思维的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培养,但我觉得现在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习惯这样的一种消费。但是,我仍然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相对起来,毕竟这部分人仍然还是少部分人,大家还没有完全的适应这样一种消费习惯,不过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了。

A:音乐人在数字音乐方面可以做些什么?

因为我不是平台方,所以可能还是更专注于内容方面,音乐本身、音乐创意方面,甚至演唱会革新方面的。

有一个感受可以分享,在实体专辑和数字专辑的过渡期中间,羽泉曾经送我了U盘的专辑,我当时内心是觉得有点难过或者说不适应。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就觉得好像音乐行业,这种传统的模式是不是真的不行了?经历这个过程心理上会有很多很多的起伏,但是也带给我很多的思考。

关于互联网化的音乐产业

A:那么音乐产业和演唱会的革新都会包括哪些方面?您尝试的一些音乐和互联网相结合的方式,会和以往演唱会有哪些不同?

音乐上主要还是在数字专辑,演唱会从去年开始尝试线上直播,其实刚开始做的时候也很忐忑,因为并不知道会怎样,可能直播出来的效果和自己想象的也不太一样,其实每做一个这样的决定都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因为都是在冒险。

某种程度上来讲技术上面的革新也是一种新的革新,直播演唱会我们在很多年前就想过了,但是技术达不到。

A:作为数字音乐厂商来说,可能会在效果反馈方面给一些可以参考的数据,那么这些数据会在音乐人音乐创作和传播方面有什么影响呢?

数据方面可能更多的还是音乐专辑中的排行、喜好、传唱度之类的,但是我觉得这只能作为一个维度来进行参考,因为毕竟做音乐这件事情其实并不能完全用数据作为评判标准,因为音乐还是一个更内心的东西,还是跟你的文化背景、成长背景息息相关的东西,我们不能用一个框架、一个模式去套它。

A:之前有尝试VR的技术,您觉得除了数字音乐的版权付费之外,音乐产业和互联网、科技行业还可以有哪些结合?

VR尝试了做了一个MV,当时也是觉得比较新颖,所以想试试看做一些新的东西。我觉得科技会帮助音乐改变很多东西,在呈现的方式、镜头的运用上面,比如对于演唱会来说,不仅仅可以是一个音乐会而已的东西,科技可以帮它呈现的更尽善尽美,我觉得这是所有歌手都很享受的。

关于个人音乐

A:从音乐创作的角度来讲,载体从CD到互联网形式产生了变化,会不会在创作中会去考虑“网感”这样的一些东西?

早年间的时候可能会有,因为那会儿做音乐总是有人跟你说,传唱度、大众小众。然而现在我没有这个包袱了。一个是思路上比以前要通透,音乐到最后不是大众小众,不是传唱度,是你要说的话,另一个就是,以前看到的小众反而是大众,一些独立音乐人的崛起,不就是现在的大众吗?

A:刚才提到网感和传唱度,那么您觉得数字音乐专辑和粉丝经济是种什么样的关系?

这是伴随着我成长和思考非常多的问题。我觉得期间有一个转变,粉丝这个词十年的时间,人们对它的定义已经不一样了,十年前对于这个词还是妖魔化的,不愿意提起,而到今天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并且完全拥抱的姿态。

去参加很多音乐活动时常有人对我说做一些粉丝经济的合作,我会有一些小不屑。音乐上面我会有自己的坚持,我始终称他们为歌迷朋友,在这件事情上(数字音乐专辑)我会认为,它不是所谓的粉丝经济。

A:那么接下来在您自己的规划里,对于数字专辑和实体专辑的规划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规划?

今年还是会发实体专辑,它还是一个比较有仪式感和纪念价值的东西,目前还没有说会以哪方面为重的。(文章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热门评论
推荐文章
黑科技
786文章总数
21318总阅读量
读者
热门频道
收藏 待读 分享